开始租屋才知道怒气民怨从何而来:领22K的所得税都要缴5%,

作者:Jacky Hsieh

虽然去年毕业,但并没有正式的离开学校,眷恋的待在校园里当助理,直到今年才正式出社会。这段期间,懵懵懂懂的从学校宿舍搬到外头租房子,开始看着繁琐的自然人凭证报税程序,边做功课边试图了解租房的一些权利与义务,我彷彿更清楚了解,上班族的怒气、社会里的民怨从何而来。把一些跟租房有关的心得做整理,若有观念不正确的地方,恳请读者不吝指正。

1. 户籍可不可以迁?

年底因为选举关係,再加上「迁籍投票.籍行军」的推广,各地户政事务所都贴出「不要乱迁户籍当幽灵人口」类似的公告。我开始细想这个问题:户籍到底代表怎幺样的意义?

先说法规上的,在这些「不要乱迁户籍当幽灵人口」的公告里,都提出下述两条法令,也就是户籍必须根据「居住事实」办理,避免受罚。

根据户籍法第二章「登记之类别」第十七条:

再根据同法第八章「罚则」第七十六条:

换言之,基本上政府应该是鼓励你住哪,就设籍在哪。不过,技术上并不容易,因为普遍房东的认知是:一迁户籍,表示原本私下以民法签立的租屋契约(契约未经公证,房租不得报税)就会浮出檯面,而衍生出所得税问题。然而事实上并不是如此,你光想大家吵沸沸扬扬的明星学校问题,就可以得知,户口跟租屋是两回事,寄居不代表有交易事实。

不过这其实也反应一个事实——许多房东其实把一个住址里用轻隔间隔成好几户出租,要是每个房客都迁籍,台北市有一个「1址8公民户籍清查计画」,一个地址若超过8人设籍,就会列为清查对象,也就是租屋事实可能就会浮现,所得税、房屋税等相关问题也就跟着冒出。

然而,设籍其实很大的影响你的福利与权力。福利来说,台北市设籍在内湖区、南港区、文山区、北投区、士林区区民可以免费使用焚化炉的运动回馈设施,如果你是一个爱游泳的人,每一次就可以省下一张门票钱,但你明明符合居住事实,却不能享有这个福利。

其他地区也有例子,像是台南的居民到古蹟(赤崁楼、亿载金城…)免费;苗栗的三义木雕博物馆有居民价…也许听起来根本无关痛痒,不过,这只是住在该区域居民享有的福利,同样在这几个区域生活,为什幺应该当次等公民?

再来说权力。从市长到里长的任何一个决策,都会影响到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身为住在这里打拼的青年,我希望我的生活有符合我期待的政策,但只有设籍在此才能投票选择,换言之,你要是户籍不在此,只能彻底的逆来顺受。这应该也只是民主国家的基本价值——选择。

所以说,户籍重要吧?!我跟一个朋友说迁户籍的事,他说这样好像在外面漂泊流浪,没有「家」。针对这样的想法提出的最好回应,就是下面这张图了:「I am dreaming…少一点房子,多一点家。」(这是默默文创的插画家Elainee蓝尼的作品,可以在这里买到)。而你和家人的关係,也不会因为身分证上的地址不同而有所变化吧?!

开始租屋才知道怒气民怨从何而来:领22K的所得税都要缴5%,

有些事情,「错」久了,好像就变成对的了。

鲜少有租房子的人会问可不可以报所得税抵扣的,因为我们都知道,房东不太可能会愿意让你报税,因为一旦让房客报所得税,不仅房东的所得税会提高,房屋税也会从自住调整成营业用,房东的成本也就提高。不过,换个方式想就会发觉这幺做其实才公平,简单一句话就是——因为我上班赚取的薪水,也要缴税。那凭什幺税捐机关不抓这些逃漏税的房东呢?

也有人认为,真的要是合法的报税了,那房东很可能就把租金调涨,钱怎幺样都是回到房客身上啊?也许可以回到1951年,统一发票开立前与开立后比对一下。一开始一定很多人抱怨的,而商家也可能跟消费者妥协,不开发票就算你便宜一点,但至少找对了一种诱因,让消费者觉得开发票是天经地义的事也能同理:你跟我一样在赚钱,你跟我一样在缴税的公平感受。

一样的逻辑,事情「对」久了,大家也可以被说服的!

但这其实只是消费者端的一些感受,要真说拿来报税差多少,年收入52万以下的税率为5%,一个月租金假设是8500元,那一年可抵扣缴纳的所得税金额是5100元,换算回房租其实是一个月差425元,这在个人选择房租时,不同价位间的取捨也许可以稍稍平抚这样的感受。所以问题的根源,是不公平的不动产税制度,让部分房东一人拥多房,以暴利的方式赚钱,加大了不公平感受。

根据《今周刊》918期(2014/7/28)的报导(p.84):

前述的这个状况,就是不公平的税制制度造成的,而拥有全台1/4房子的这一群人,想当然耳的用一堆非自用住宅炒高了房价,也让想住的人无力取得。他们可以大力炒房,无疑是因为炒房的成本过低。根据393公民平台与《今周刊》的整理,现在的房子看起来贵死了,但课税的税基并不是用这些贵死了的金额,而是房屋评定现值,地价税更是用公告地价来课,这些税基与现实落差有多大?

以帝宝为例,市价3亿元,但房屋评定现值却不到一成(2315万元)、公告地价1865万元,这两者衍生的房屋税与地价税总和,比起帝宝年管理费还低。而炒房时的房屋交易所得税加上土地增值税,不到炒房所得的百分之一。(《今周刊》918期p.81)连刚出社会年收入不到52万的人,所得税都要缴5%,你说炒房的人会不会赚太大?

奔波多日,新住处总算找到,户籍也得到房东同意搬迁,我已感到非常满足。也推荐大家到谁背叛了孙中山网站阅读细节,到393公民平台、巢运:无壳蜗牛全面进化持续关心这个问题,也冀望政府能把对应的政策做好,让「住」这个基本的生存权利,不要被投资客当作投资工具。

2014/8/28更新
针对这个问题,我在「市长,给问吗?」网站上进行提问,希望市长候选人们能够对此回应。但这个网站必须要有多于500人连署,才会交由候选人们回应。如果你对这个问题也有兴趣,请加入连署吧!

本文发表于作者部落格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