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年代的香港乐坛,就好比充满生气的青年

六十年代的香港乐坛,就好比充满生气的青年

话说西洋风颳起
有人说,六十年代是属于年青人的年代。
六十年代的香港乐坛就好像年青人一样,充满生气。
在回顾当年乐队潮流兴盛之前,
让我们先看看西洋风的种子如何散播到香港的流行音乐土壤之中。

四十年代末,中国政局动荡,大量难民由内地逃难到香港。这批离乡别井的新移民当中,包括少不了上海顶尖的歌星和音乐人,例如歌星姚莉、张露,影星白光、龚秋霞、李丽华,作曲家李厚襄、姚敏,作词家李隽青、陈蝶衣等等,他们都选择南迁到港发展。早于1940年末,香港已有「大长城唱片」承接多位上海歌影红星,为他们灌录唱片;1952年底,上海百代在香港成立分公司,这些南移的旧将纷纷投效,传承了海派的国语时代曲,成为当时香港的主流音乐。百代扎根香港之后,迅速成为最大的唱片公司,几乎垄断和主导了整个香港国语时代曲的市场。

粤语歌曲方面,其实早在三四十年代,香港已有粤语唱片出版。五十年代,和声唱片公司为吕红、周聪、何大傻、朱老丁、白英(即邓白英)等等出版的一系列唱片,被视为香港最早期的粤语流行歌。然而,粤语歌的受欢迎程度远远及不上国语时代曲。事实上,五十年代的香港人口揉合了不同籍贯的国内移民,当时仍有部分人只懂说自己的家乡方言,不懂广东话。较有学识之士,也多以国语为正统,粤语为次一等的方言。在学校裏,说的是广东话,写的却是以国语为根本的文章,广东话被视为通俗的、口语的、粗鄙的。可见当时粤语或广东歌在香港的地位都比较低,部分出版粤语唱片的香港唱片公司更是把市场放在星马等地。和百代相比,本地唱片公司无论在规模、歌手阵容以至市场上都难望其项背。

五十年代,香港电影事业也开始有长足的发展,部分影片模仿西方电影桥段,中间加插跳舞或唱歌情节,因此出现了大量电影插曲。那时有所谓的「七日鲜电影」,是指那些由开拍到完成只花了一星期时间的作品,大多属于粗製滥造。在庞大需求之下,电影公司根本没有时间和人才去花太多心思在电影配乐方面,唯有把一些传统粤曲和小调填上新词,亦开始陆续出现一些英文改编歌。1959年电影《两傻游地狱》中,由邓寄尘、李宝莹及郑君绵合唱的〈飞哥跌落坑渠〉,就是改编自Frank Sinatra的〈Three Coins in the Fountain〉。

除了粤语片,国语电影亦同时受到荷里活影响,兴起了青春歌舞片。葛兰为电懋演出的电影可谓当中的表表者,例如1957年的《曼波女郎》、1959年的《青春儿女》、1960年的《野玫瑰之恋》等等,电影中的歌曲风格带有浓厚的西方音乐色彩。《野玫瑰之恋》中的〈卡门〉(改编自古典音乐)、〈同情心〉、〈说不出的快活〉,虽说是国语时代曲,风格上已是吸取很多西方音乐的养份。

在歌舞电影推波助澜之下,五六十年代的跳舞热潮不断升温;在六十年代乐队风潮中突围而出的女歌手Irene Ryder,在成名前就曾经于1966年参加Miss A-Go-Go比赛获得亚军。跳舞风气间接为许多乐队造就现场表演的机会,例如学校举办的舞会、综艺晚会、派对等等,让他们得到磨练。一些技术好或者有名气的乐队,更会获得酒店邀聘,在下午的Tea Dance时段演出,或者在Night Club表演。当时较有名的酒吧例如Purple Onion、Firecracker、In-Place等等都有本地乐队驻场演出。

此时夜总会、酒吧等娱乐场所亦开始流行,当中不少会聘请菲律宾乐队作现场表演,他们主要演奏欧西流行曲和跳舞音乐为主。五六十年代香港的着名乐队领班和音乐人当中,有好几位都是菲律宾人,例如Lobing Samson(即「萧王」洛平)、Fred Carpio(即杜丽莎父亲)、Vic Cristobal(葛士培)、Tino Gatchalian、Lita Mendoza等等。这批出色的音乐人后来都有参与唱片指挥或编製音乐,为原先以粤曲和小调为主的粤语歌,渗入西方跳舞音乐的元素,例如Swing、Cha Cha、Samba、Waltz、Jazz之类。

至六十年代,战后新生代开始长大,无论思想和口味都和上一辈有很大分别。他们追求时髦,崇尚西方文化思想。尤其是那些就读英文书院的年青人(俗称「番书仔」),不少都成为外国音乐和电影的追随者;传统的国语时代曲、粤曲以至吕红、周聪等等的广东歌,在他们眼中难免显得过时、老套。随着体积轻便的原子粒收音机开始普及,电台节目逐渐成为年青人之中最有影响力的媒介。着名DJ Ray Cordeiro(郭利民,即Uncle Ray)在六十年代主持的香港电台点唱节目《Lucky Dip》已经大播欧西流行曲,此外还有Darryl Patton、Tony Orchez、Bob Williams、Mike Souza、嘉莲等都是当时十分受欢迎的DJ(那时还未流行叫DJ,一般称呼为播音员)。在他们的节目大力推广下,猫王Elvis Presley、金童子Cliff Richard、Pat Boone、Johnny Mathis、Patti Page等等红遍欧美的歌手都成为「番书仔」们的新偶像。此外还有Ventures、Shadows、Herman’s Hermits等摇滚乐队的作品,都深深烙印在年青人的心坎中。

与此同时,一间对香港乐队潮流和日后乐坛影响深远的唱片公司在五十年代成立,那就是钻石唱片公司(Diamond Music Company),即宝丽金唱片公司的前身。Diamond早期以代理外国进口唱片和製作本地英文唱片市场为主。1960年,Diamond为江玲推出的第一张专辑《Hong Kong Presents Off-Beat Cha Cha》,把部分英文歌词改为中文唱出,这种亦中亦英的演绎,一洗国语时代曲的「陈套」,令人耳目一新,得到广大乐迷的受落。唱片公司食髓知味,再推出几张类似风格的唱片,例如方逸华的《Mona Fong Meets Carding Cruz》(《方逸华与OB喳喳》)、潘迪华的《Pan Wan Ching Sings The Four Seasons》,以至江玲和其伴奏乐队The Fabulous Echoes(回音乐队)的《Dynamite!》, 统统大受乐迷欢迎。随后,Diamond索性为Fabulous Echoes独立出版专辑,后者演唱的〈A Little Bit of Soup〉、〈Dancing on the Moon〉都成为当时电台热播的歌曲。

同一时间,Diamond亦开始为其他乐队组合推出唱片,包括有Uncle Ray当鼓手的The Satellites、Hi-Jacks、Giancarlo & Italian Combo等等,这些可说是本地最早期的乐队。

另一方面,星岛报业在1960年起开始举办「全港公开业余歌唱比赛」,并由丽的呼声转播,为年青人提供了一个大展歌喉的机会。随后,英文报章《星报》(Star)亦举办Talent Quest音乐比赛,此外还有可口可乐主办的业余音乐天才比赛(Amateur Talent Time) 及其他公开比赛。这些音乐比赛都成为不少新晋歌手或乐队成名的踏脚石;六十年代有名的本地乐队当中,很多都是藉着参加这些比赛而得到唱片公司赏识。此外,大家熟悉的杜丽莎(Teresa Carpio)、露云娜(Rowena Cortes)、周梁淑怡、萧亮、辛尼哥哥(黄汝燊)以至黄霑都曾经参加过这些音乐比赛。

,The Beatles来港在乐宫戏院演出,过千名热情的歌迷在启德机场守候。早期的「Band仔」普遍被长辈视为「飞仔」,而作为「Band仔」界的标竿人物,Beatles于面对本港传媒时态度轻佻,不甚合作,传统报章遂对Beatles大肆批评,称呼他们为「狂人乐队」。当时一名新加坡歌手上官流云把几首Beatles的歌改编为粤语歌〈行快D啦〉(改编自〈Can’t Buy Me Love〉),〈一心想玉人〉(改编自〈I saw her standing there〉),其中前者歌词对Beatles极尽嘲讽,殊不知在香港却成为大热歌曲。

相比起世界其他地区,Beatlemania(披头四狂热)在香港可能算是比较温和,毕竟当时港币75元的昂贵门券并非一般年青人可以负担。然而,伴随着电台节目推波助澜、跳舞风潮盛行、唱片公司锐意开拓新市场,以至战后新生代对西方文化趋之若鹜……,这次Beatles访港成为香港流行音乐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捩点——成功点燃了香港的乐队潮流,一发不可收拾。年轻人冲破藩篱,纷纷仿傚,本地乐队的组成有如雨后春笋,百花齐放。

上一篇:
下一篇: